用户 密码
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方城电视台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今日方城
  • 乌云散尽“杏”福来——走笔乌云山

  • 时间:2019/6/6 17:45:45 来源: 作者:时兆娟 点击:641
  •       芒种将至。

          热烈到有些黏糊的阳光,照着四周苍茫青翠的山峰,照着山下大大小小棋盘一样金黄的麦田,照着一个个鸡鸣犬吠的村庄。锣一阵,鼓一阵,掌声一阵,欢笑一阵。热情点燃了空气,歌声唱醉了群山,悠悠白云飘过头顶,天蓝的碧空倒映着乌云山上身着盛装的人群……




          这是方城县乌云山首届乡村游暨桃杏采摘节上见到的一幕。来自柳河、赵河、袁店三个乡镇的农民演员在表演节目。场地就在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,用推土机新平整出来一块不大的土地,背景是硕果累累的杏树。幕布的两侧恰恰垂下两支坠满果实的杏树枝。蓝裤红衫大辫子的银环正在演唱经典豫剧唱段《朝阳沟》里《上山》一折,兰花指一指:“小杏娃儿像蒜辫把树枝压弯”!像是应景一般,一枚黄杏应声而下,咕噜噜滚落到人群中,激起又一浪的笑语欢声。


          乌云山一山连三镇。这里悠久的传说,厚重的历史,人文的造设,自然的景观,多得就像山上随处一踢就能碰到的小石子。太多的传奇与故事,将乌云山蒙上了犹如它的名字一样美丽的轻纱,充满了动人的意趣。


          乌云山最初叫做“雾云山”,山顶常年云雾迷蒙,狼豹出没。山上有一座“雾云观”。传说明初朱棣大军攻破南京城,冲天火光照彻皇叔觊觎侄位的不堪。建文帝历劫经难,九死一生潜出皇宫。他一路北上,一天来到雾云山,见这里山林秀美,民风淳朴,再想到身事浮沉,心如槁灰,准备在此终老一生。谁想乌云山小巧雅致,难服帝王贵重。建文帝蹲身一坐,乌云山北坡正腰里瞬间鼓起了个大包。一代儒帝慨然长叹,从此去向难寻,终成千古一谜。乌云山间突然飞出一对鸽子,叫声凄厉,异于常相,盘旋在雾山周围。日子久了,人们发现这对儿鸽子和天气息息相关。只要雾鸽子一飞,乌云山附近一定是雾气连绵,阴雨不断。农民根据这个规律安排作物耕种收获,屡屡丰收。这对“雾鸽子”成了农民虔诚信奉的“神鸽子”、带来希望的“金鸽子”。随着后来气候变暖,干燥加剧,人们更寄希望于“雾鸽子”能够多带来一些乌云,缓解越来越严重的干旱,“雾云山”才慢慢衍化成了“乌云山”。

          乌云山西侧有一处“刀劈山”。这里山峰峭立,陡直光滑。在四周连绵逶迤、起伏有度的群山丛中,显得突兀不凡。民间素有二郎神外甥小沉香劈开山峰、搭救母亲三圣母的说法。二郎神和三圣母同为天界上神,小沉香的父亲却是凡人刘彦昌。既是传说,自然不必过于考证可靠与否。但乌云山下遍布刘姓,想来仙女思慕凡尘,爱上眉清目秀的刘公子也是大有可能的,要不,神奇的造山运动何以别出心裁,非要在这里造出一个鹤立鸡群的“刀劈山”。恐怕既是为了慰藉人们对于美好爱情的向往,也是为了彰显中国传统文化的“孝道”,带给人生生不息的希望吧!


          刀劈山、石门更是一片红色的土地,书写过中国革命的历史横戈立马的大写意篇章。1932年冬,贺龙带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从湖北随县王店挥师北上,途经刀劈山附近石门一带,准备跃入伏牛山腹地,开辟革命新天地。11月11日夜里,红三军在行军中突然遭到埋伏的国民党的袭击,猝不及防间首尾难以相顾。但坚强的红军战士凭着坚定的信念,沉着冷静,奋勇还击,最终逼迫敌人后退,拉开了两军的距离。红三军经过刀劈山,进入南召境内,深入山陡林密的伏牛山, 汇入了大革命的滚滚洪流。可以说,“桃杏节开幕式” 所在的这片热土,经历过血雨腥风,见证了浴火重生,每一寸土地都刻满了坚定、悲壮与不屈,充溢着一往无前的豪情。正是无数先烈的抛头颅洒热血,才换来眼前的岁月静好,国泰民安。正是因于此,神奇的乌云山,红色的刀劈峰,这片革命的热土更值得大书特书,让更多的后人铭记于心。


          乌云山南两公里,有一处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的地主庄园,名叫“石寨”。寨分南北,原主人姓周,祖籍洛阳,后来流落方城,靠卖煨壶(一种蒸煮器皿)为生,手中积累下了一些薄钱,准备置田买地。当时石寨一带还是一马平川的水草丰美之地,赵河从这里潺潺流过,两岸浪花飞珠溅玉。这里有一处叫做“石鼓泉”的池塘,石板下面泉水流过时,发出玉石相碰的“叮叮咚咚”的乐声。周姓商人查遍方圆,认定这是一块宝地,开始购买石材木料,就在这里修房建宅。当时豫西一带土匪蜂起,民不聊生。为了防止土匪毁坏,寨墙全部用乌云山上采下来的数百斤的方青石砌成,每层白灰扣缝,糯米当浆,建成的寨子自然是坚固无比。周家后人声名远播,附近村子百姓为逃匪患,都集中到周姓寨子里来,也齐心协力地参与了建设寨子的行动。日久天长,先后兴建起了南北两座石头寨。寨墙高达三丈八,宽至一丈二,比北京紫禁城还要高五尺。因为规模宏大,被称之为“乌云山下小皇城”。这座坚固森严的石头寨,在防御匪患中发挥了独特作用。周氏家族被府、县树为防卫自治的典范,南阳知府顾嘉蘅就曾经亲自书写书“保卫功高”一匾,给与嘉勉。


          诗意的石鼓泉,坚固的石头寨, 演绎出了近四百年兴衰沉浮的历史。石寨曾经是当时伏牛山丝绸、药材、木炭出山与内地日用小商品进山的物埠。1947年11月27日,陈谢兵团一举攻破石头寨,古老沧桑的石头寨从此获得了新生。如今s331省道从寨后穿过,续写着古道的繁荣。2017年10月开始,中央电视台10套大型纪录片《中国影像方志》摄制组曾经三进石头寨,深度挖掘周氏家族的神秘传奇。


          就在赵河石头寨,在青石灰瓦间聆听它走过煊赫也走过寂寥的历史,一种沧桑感和厚重感裹挟在一起扑面而来。这里已经难寻旧时庄园的气派森严,却从一所所长满瓦松的老房子廊前屋檐和透花房脊中,隐隐凸显出传统建筑古朴典雅的中国风。某一户人家石砌的院墙,某一扇早已弃之不用的拱形门洞,都会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潜滋暗长的层层绿意,耳旁还能回荡出私塾屋里朗朗的读书声,引发思古慨今的感叹!

          美丽的乌云山,厚重的乌云山,散尽了历史的尘霾,正在以一种阔步前行的豪迈,开启又一段新的征程。如今,围绕着乌云山开发的魅力乡村生态游,桃杏成林,木瓜飘香,樱桃晶莹,核桃累累。加上那即将复活的汉山水库的一塘清水,遮天莲藕,游舫点点,鱼戏其间,怎不让人心生向往,漾起舒心的微笑?


          “杏”福来。

           幸福来!

全部评论

友情链接

方城手机台
安卓版
苹果版